劉冬述

房-刚开始就结束

看到这个标题你就知道我和那个陌生人之间并不会发生什么事情。

他进了我的房间之后,他睡地铺,我睡床。这小屋很奇怪,时冷时热,不按季节变化。比如今天高温38℃,但是小屋里却零下十几度;或是外面大雪纷飞,我这儿开着风扇。为此,我买了一张床和一个板凳。心想“我可爱的小屋来了房客,有人陪了。”

每天早上,他去上班我去上学。回来之后先聊聊今天都干了些什么,然后讨论讨论题目,研究研究课题,有的时候给对方互灌(毒)鸡汤……我们从来不吃饭,在这里我们不会感觉饿,不会想要洗澡,因为这里的家家户户都很干净,没有尘土飞扬,没有人开小轿车,没有人乱丢垃圾,孩子们都开开心心,老年人都享着清福,上班族都兢兢业业……

就这样的日常生活,我们一起度过了半年,看似很快,但无数次的纠纷让我们之间的感情慢慢破裂。恰好这个时候,他前女友要求复合。

那天回到房间后,我怔住了。
我洁白的墙壁上堆满了涂鸦,少了一张床和一个板凳,都是他的,所有他的东西都不见了。我无法直视眼前的景象,我转过身去开门,但门被从外向内反锁,现在的我,无处可逃。

我给他打了电话,他丢来一句烦死了,然后把我拉进黑名单。

那时候我真的懵了,我不知道我到底做了些什么,可能是我梦游的时候把他衣服剪了?不太可能。可事实就是这样,他走了,永远的离开了我。

他走后,我反锁了我的门,就算外界打开了门,我也不再解锁。

他走后,我的世界变得一团糟。我从未想过,一个普通人,竟然能让我落魄到如此地步。

他走后,我时时刻刻的想他,当时的我并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感觉,但我知道,这种苦果不能再吃了。

于是,我对这世界产生了敌意。

就我这文笔,也只能写点小故事了。

我有一间漂亮干净的小屋,我把它的墙壁刷成了白雪的颜色,在屋里放上了一张床,一个板凳一张桌子,一个很大的储物柜,我觉得我的故事一定能塞满这个储物柜!
我只有这间小屋,叫它小屋还不如称它为房,我一个人的房,我一个人的世界。
那天,有一个陌生人敲我的门,他问我能不能进来坐坐,却被我拒绝了。“不能给陌生人开门。”我这样对他说。第二天,他又来了。他说“陪我讲讲话好吗?”
我答应了。于是,他坐在地上,靠着门,向我诉说他的一切。
原来,他失恋了,他失魂落魄,丢掉了房子,丢掉了自己。
接下来,第三天、第四天……他每天都会来找我说话,他说他和他前女友之间发生的故事,我也和他说我从小屋窗户向外看到的各种景象。渐渐的,我们成了很好的朋友。
后来,我打开了房门,看到了一个比我高30里面的大兄弟“哇你好高/矮。”我们的小故事就是这样开始的。